对不起,东宝要“消失”了..

2019-08-07 10:55  

亲爱的你

无论身在哪里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东宝人

你一定不会忘记家乡的东山宝塔

几十年的发展

东宝,给我们带来了很多

也带走了很多

作为东宝人

你是否还记得东宝的点点滴滴

是否还记得东宝曾经的模样

长宁变迁 郑刚(摄于荆门城区长宁大道)

荆门城区

天鹅广场/大森林

上个世纪的那些老房子

都在岁月斑驳里消失了

那些熟悉的街道都变了个模样

有些东西在时代更迭里弄丢了

有些事情在兜兜转转给忘了

东宝,就在这不知不觉中

慢慢“消失”了

(曾经的月牙岛)

(80年代海慧转盘)

(荆门旅社)

(老大同酒店)

(南台路市场)

所以接下来,小编和你聊聊

那个,曾经的东宝

东宝人消失的生活

时光荏苒,东宝经历了太多沧桑

那时候,天很蓝,车很少

那时候,谈恋爱不讲条件

看中人好就行

@爱弹吉他的老王

在这座城市生活的时候

你恨不得每天都要咒骂他一万遍

离开他之后

你又每天想念他一万遍

我想,放眼全世界

没有一座城市能让你

这么情感丰富吧!

荆门全景旧貌

中天街旧貌

那时候结婚不看家庭

就看小伙行不行

那时候的姑娘愿意跟你一起吃苦

为未来奋斗

那时候结婚没有录像

没有司仪,没有彩排

甚至只有一身红衣服

连婚纱都没有

只有新娘新郎脸上幸福的笑容

那时候结婚办酒席不是为了礼金

是为了大家一起来热闹

见证他们的幸福

那时候情侣间碰一下手

都会羞涩红脸

那时候的婚姻有拌嘴

有打架,却少有离婚

那时候的爸妈

是我们又相信爱情的理由

南熏门旧貌

那时候邻里间处得就跟一家人似的

大人不在就把邻居孩子

叫回家吃饭

那时候一家人晚饭后

在房前看星星乘凉

孩子们嬉闹玩耍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

交流很多,感情很浓

那才叫一家人

那时候,天空很蓝

小溪很清,昆虫鸣叫

那时候,我们没心没肺

无忧无虑,无拘无束

东宝消失的吆喝

 弹棉花 

小时候家家户户要做被褥

都会去找弹棉花的工匠

随着一声声弦响

一片片花飞,一堆棉花被压成

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

小时候有新被子盖也是

很幸福的事!

 磨刀匠 

“磨剪~~刀,菜刀~~~~”

长吆喝似乎总会或近或远的响起

老扛着一条板凳,上面有磨刀石

看他拿着菜刀在磨刀石上

哗哗哗的来回磨着……

不一会儿菜刀就像新的一样了

 剃头匠 

一个煤炉子烧一锅开水,一根板凳

剃一个头两块钱,绝不多收

师傅手艺好,平头剪得那叫一个顺

如今已被各种高消费的

理发店替代了

 修鞋匠 伞匠 配锁匠 

嘴里噙一两枚小鞋钉

身边的收音机咿咿呀呀的响

时不时还跟身边的人开个小玩笑

曾经方便就能修补的东西

如今可能这种缝鞋的机器

好像都很少见了

东宝人消失的感情

关于这一点

我相信大家最有感触的就是

邻里感情

小时候没有那么多的高楼大厦

没有那么多的豪宅别墅

大家都住在一个小院子里

或者是一条小巷子里

邻里关系总是那么的和睦

邻居阿姨和妈妈的关系就像亲姐妹

邻居叔叔和爸爸的关系就像久违的老朋友

他们一起聊天,打牌

一起干活,一起做饭

生活虽然简单但是充满乐趣

小时候放学回家

甩下书包就去找邻居家的孩子玩了

吵个架只要一颗大白兔奶糖

就能和好

大家一起玩,一起闹

狭小的巷子里到处回荡着

我们的笑声

消失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短短一篇文章根本

装不下大家满满的回忆

如今我们都已长大

东宝也在逐渐发生变化

在这座城市里

“有的地方,看一眼就少一眼”

一座城市的发展

也意味着许多时代的印记

在不断地消失

或许,未来还要迎来更多告别

但这种“消失”

也意味着一种成长

城市的成长少不了更替迭代

那些“消失”的部分

终有一天,会生长出新的希望!

焦柳铁路穿荆城 朱俊波(摄于荆门城区)

中天街新颜

仙居河国家湿地公园

圣境山

东宝,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东宝,一座正在“生长”的城市

崛起的东宝

如今楼高了,路宽了

日子越来越滋润了

时代一直在发展

故事一直在继续

无论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东宝

在我们的心中都是最好的东宝

我爱你!家乡!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